配色方案
字体大小 A A A
旧版回顾         投稿中心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

批捕起诉

当前位置:首页>>批捕起诉

鄂州:涉黑大案31名被告人被谁降服

时间:2018-10-11 来源: 访问量:

 熊才祥案庭审现场,公诉人发表起诉意见。

      本网讯(通讯员 鄂州检宣) 153册卷宗、244张光盘、4万余字的起诉书、35万多字的审查报告、100多个日以继夜的艰辛……检察官们用他们执著的职业操守、过硬的业务素质,拿下了这场异常艰苦的扫黑除恶攻坚战。 

      31名涉黑被告人全部当庭认罪悔罪,包括“黑老大”熊才祥在内的多名被告人在庭审中落泪、忏悔。 

     这起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挂牌督办的涉黑案(以下简称“熊才祥案”),是由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也是当地建市以来规模最大的涉黑案件。 

    “值得!”2018912日,回想起1个月前的那3天庭审,鄂城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公诉部负责人周靖清觉得,此前100多天的艰辛付出,是非常有价值的。

     911日,鄂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被告人熊才祥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伤害、聚众斗殴、敲诈勒索等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22年,朱健、郑小燕、郑槐彬、骆永刚等其余30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9个月至20年不等。 

     153册卷宗、244张光盘、4万余字的起诉书、35万多字的审查报告、100多个日以继夜的艰辛……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检察官们用他们执著的职业操守、过硬的业务素质,拿下了这场异常艰苦的扫黑除恶攻坚战。 

    “此次办理熊才祥等31人特大涉黑案,是对鄂州检察机关办案能力和队伍素质的一次全面检验,也是对检察人员是否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检验。”鄂州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卢杰昌表示。

 周靖清:

 首席公诉人的“至暗时刻”

  

 首席公诉人周靖清宣读起诉书。

    曾获得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电影《至暗时刻》,讲述了二战时英国首相丘吉尔顶住极大压力,带领英国人民奋起反抗法西斯,度过黎明前最黑暗时刻,赢得战役胜利的故事。 

    810日下午,熊才祥案庭审的最后一天,在辩护人发表辩护意见环节,案件首席公诉人周靖清,在法庭上经历了自己从检24年来的“至暗时刻”。 

    连日来的高强度运转,终于让此前已感觉不适的周靖清支撑不住,他突然全身冒虚汗,手撑在桌上直发抖。 

    “人有些虚脱。”1个月后,谈起这一幕,周靖清拿出了当时手里那叠公诉意见书,被冷汗打湿过的纸张微微发皱。 

    “头天晚上修改公诉意见到凌晨,因为不舒服,中午也没吃饭。”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一幕被身旁的检察官助理杨凌云发现,经申请,法庭决定休庭15分钟,周靖清被送到休息室吸氧。 

    鄂州市人民检察院专案指导组决定启动应急预案,拟由另一名检察官严鹏代替周靖清,完成公诉方答辩总结。听到此消息,周靖清立刻拔掉氧气管,要求回到庭上。 

    “当时真急了,不上,肯定终身遗憾。”在他的心目中,公诉团队一开始上庭是10个人,结束时也应是10个人才圆满。 

    公诉团队成立之初,周靖清就提议将微信群定名为“团队必胜!!!”加3个感叹号,是因为该案涉案人数多、影响大、关注度高,是当地从未有过的大要案,大家开始心里没底,需要互相打气。 

    采访中,每位参与案件的检察官,都不约而同地向法治周末记者谈到了“压力”。尽管如此,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推动着大家不断前行。 

    “153册卷宗、244张光盘,起诉书最初41400字,校对过16稿,上庭用的简化版起诉书24400字,站着读了1小时40分左右……”谈起工作量,周靖清对这些数字脱口而出。

     这位严格执法的检察官也有温情的一面,他常说:“法律有力度,但也应有温度。”每次提审主犯熊才祥时,周靖清都会给他带去一瓶矿泉水,并帮助手有残疾的熊才祥拧开瓶盖。第3次谈话结束时,熊才祥对周靖清说了声:“谢谢!” 

    “在100多天的办案过程中,尤其是开庭前的1个多月,每天都感到肩上担子无比沉重。”周靖清回忆说,88日早上开庭,他站起来开始宣读起诉书的那一刻,突然觉得压力全无,余下的唯有斗志。 

    在庭审最后阶段,拔掉氧气管回到法庭的周靖清,仿佛再次“打了鸡血”:“人心都有向善的一面,提审中熊才祥流露出对拖累妻子的愧疚,对家人处境的担忧,对老母亲的牵挂,对子女的思念,如果他能早日明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道理,今天就不会站在被告席上。但他不仅没有悬崖勒马,反而变本加厉,犯下严重罪行。他们的行为,又给多少家庭的妻儿老小造成严重伤害,实属可叹、可悲、可恶!”

     听到周靖清总结陈词中的这番话,昔日的“黑老大”熊才祥掩面而泣。 

    开庭前,原本只有10多名被告人写了悔过书,而在最后陈述阶段,31名被告人全部悔罪认罪。 

    “三天庭审,终身受益。”他在办案心得里写到:“经此一役,公诉团队的凝聚力、向心力、战斗力必然更强。”

严鹏: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检察官严鹏在查阅资料。

    “此役过后,我们也是有故事的人了。”谈及熊才祥案,鄂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委会委员、公诉部业务主任严鹏自豪地说。 

    严鹏从检18载,在公诉部门工作10多年,曾荣获省级先进检察官、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诸多荣誉。 

    早在2010年,严鹏就曾办理过该市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独自一人面对11名当庭翻供的被告人和20多位颇有声望的律师,他毫不退缩,沉着应战。最后,法院认为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11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至12年不等。 

    然而,法治周末记者起初看到熊才祥案公诉席上眼窝深陷、面容苍白的严鹏时,第一眼几乎没认出这位平日熟识的检察官。那段时间,严鹏常面容严肃,眉头紧锁,不到40岁的他被大家戏称为“小老头”,只有在跟同事交流时,他紧绷的神经才会稍稍舒展,因为他告诉自己“不能把焦虑传导给大家”。 

    跟他同一个办案组的检察官董洁琼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严科长无论工作经验还是生活阅历都比我丰富,每天在休息空档里跟他聊聊天,交换下当天工作心得,相互鼓励下,就可以放松心情,重新满血复活投入战斗。”

     熊才祥案宣判次日,在办公室再次见到严鹏时,恢复如常的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熊才祥案给检察官们带来的压力是“空前的”:31名被告人,犯罪时间跨度近20年,最高检、公安部挂牌督办,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晋、副检察长彭胜坤都曾到鄂州两级检察院开展专题调研,各级领导和社会公众极为关注。 

    “这不仅仅是一起个案,它需要被放到全国扫黑除恶的时代大潮中来看待。”严鹏认为,这是显示检察机关扫黑除恶决心、勇气和能力的一战,“我们必须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离场。”

     在严鹏眼中,实现正义不仅需要认清案件事实真相的智慧,更需要较真碰硬的勇气,要凭良心、凭事实、凭法律办案。熊才祥案专案组组长、鄂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何池生曾对他说:“船修得再漂亮,一颗螺丝钉没钉好导致漏水,就是失败。”

     “细节往往决定我们的成败。”严鹏边说边打开电脑,调出了用于庭审时多媒体示证的思维导图。每一起罪名对应若干犯罪事实,每一起犯罪事实对应若干项证据,每一项又按照证据种类分为若干组,分别指向具体的案卷页面,页面中的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都被用红线标注。熊才祥一案庭审前,严鹏和公诉团队同事们准备了2000多张这样的标红页面。 

    “庭审中效果非常显著。”他举例说,在法庭质证环节,当被告人对某项事实提出质疑时,检察官助理立刻调出思维导图,把案卷中应诉的部分投到大屏幕上,无论是被告人、法官、辩护人还是旁听者,都能及时看到。 

    “他们瞥了一眼大屏,说着说着自己就没了底气。”讲到这里,严鹏眉梢一扬,眼神里闪烁着光芒。 

    每天早出晚归,连续两三个月加班,严鹏甚至只能在电话里跟家里孩子说几句话。但在目睹所有被告人认罪悔罪后,走下公诉台的那一刻,他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日后有人问起这段经历,我们也能理直气壮地说:‘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姚文忠:

 一位老检察的“七十二变”

 

 姚文忠出庭支持公诉。

    从检33年,鄂州市检察院刑事审判监督部负责人姚文忠,却在熊才祥案开庭前的预演中,“坐到了被告席上”。 

    “31名涉黑被告人,我一人客串了十几个。”讲起庭审前实战演练中的“角色扮演”经历,这位“老检察”一脸轻松。由于前期全程参与阅卷,他对每个被告人的被控罪名、犯罪事实乃至基本个性都有相当了解。 

    参加检察工作30多年,姚文忠在公诉部门的时间就有20年,先后担任过公诉科长、分管公诉工作的基层检察院副检察长,曾荣获全国检察系统个人一等功、湖北省先进检察官、优秀公诉人等荣誉称号。 

    即使在任基层检察院检察长期间,他也不时亲自出庭支持大要案的公诉。“我有一种公诉情结。”谈起这项工作,姚文忠滔滔不绝。 

    正因如此,今年4月,鄂州市人民检察院成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时,姚文忠被任命为领导小组办公室下设的督办指导组组长,负责指导基层检察院办理涉黑涉恶案件。 

    可这时,他的心中却犯起了嘀咕。“在扫黑除恶攻坚战中,让我当一名‘战斗员’是能胜任的,但要做一名‘指导员’,开始心里还真有点惶恐。”姚文忠坦陈。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多次指出,检察工作是政治性极强的业务工作,也是业务性极强的政治工作。姚文忠深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重大政治任务,“指导”不仅体现在业务上,还包括政治性要求、办案观念等方面的指导,“首先自己要能正确理解,才可以指导别人”。 

    为此,他自己首先当好学生,认真研读了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制定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办案资料汇编和办案指引,并对黑恶势力常涉及的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18类犯罪的刑法理论、司法解释及全国各地检察机关承办黑恶案件的成功范例,进行了深入学习研究。 

    作为督办指导组组长,姚文忠同时要对该市6件涉黑涉恶案件进行交替指导,加上部门本职工作也较多,他只好白天忙本职,晚上和节假日加班阅卷,连中午休息时都在加班。以至于那段时间,跟他一起下班的同事每天看他提着沉甸甸的公文包,会打趣对他说“假忙”。 

    “起诉书,我逐字逐句修改过。”在办理熊才祥案时,从阅卷、协调沟通,到制作起诉书、出庭预案直至开庭审理,姚文忠全程进行了指导。 

    “老姚甚至在开庭前的两个晚上,都专门到我们房间来,字斟句酌地帮助修改答辩提纲。”严鹏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在跟法院充分沟通后,姚文忠指导公诉团队,精心设计了讯问被告人和举证顺序,明确庭审的时间节点,并亲自扮演被告人,进行实战演练。 

    虽年过五旬,姚文忠依然记忆力惊人。“从31人里选了10多个角色来演练,事先没有准备脚本,都是凭经验和对案件的熟悉临场发挥。”为了更贴近实战,姚文忠会临时自己挑角色来扮演,不提前跟公诉人商量。 

    “他当时的回答没跟我们沟通过,甚至出乎意料,就是为了真正锻炼我们的应变能力。”董洁琼回忆道。 

    庭审的3天,姚文忠一直坐在视频指挥室里,及时发出必要的指令。

     “他认真负责、细致有效的指导工作,为最终的庭审成功打下了良好基础。”周靖清强调说。 

    而姚文忠对此很坦然:“只要接了任务,就一定要做好。”

李晓宝:

 铁面公诉人的坚毅与柔软

 

 李晓宝到福利院看望孤儿。

    圆脸,短发,文气的眼镜,说话低调沉着,有条不紊。初次见到鄂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部负责人李晓宝时,很难将她与“铁面包公”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殊不知,在21年的公诉工作中,李晓宝办理了700余件普通刑事案件和职务犯罪案件,把900多名被告人送上法庭,而且做到了不枉不纵、防错防漏。她先后被授予“湖北省十大法治人物”“全国优秀公诉人”“全国模范检察官”等荣誉称号。 

    这回见到李晓宝,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她的脸色比过去差了不少,语调也低沉了许多。今年5月,作为扫黑除恶案件督办指导组成员的她,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住院进行了手术。李晓宝的同事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其实她去年就检查出了状况,只是因为工作太忙,治疗“一直在拖”。 

    “不能这么说”“准确来讲”“应该这么看”。谈话中,李晓宝不时纠正一些细节说法,或提出不同意见。 

    尊重事实和真相,是李晓宝一贯坚持的原则。对自己承办的每一起案件,她都仔细审查、执著求证,一名毒贩的重大立功表现、一名故意杀人犯罪嫌疑人的精神障碍问题,都曾被她敏锐地发觉,最终在法院量刑中得以体现。 

    早在十年前,鄂州市首例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就是由李晓宝主诉的。但在她看来,社会不断发展变化,当时办这类案件的法律认识、证据要求,并不像今天这样具体和标准,“只能说有些案件办出来,会对后来的案件有些启发”。

     入院前几天,李晓宝指导大家整理出一份《鄂州市扫黑除恶常见罪名的证据指引》,留作后面的工作参考;出院没多久,她又赶在几起扫黑除恶案件开庭前,在7月拿出一份《扫黑除恶资料汇编》。熊才祥案开庭前几天,李晓宝找来许多法庭讯问技巧方面的资料,在工作群中分享给大家。 

    “她因为身体原因,虽然没能全程参加案件指导,但关键时刻对示证PPT的制作格式、讯问方式,尤其是如何促使更多被告人当庭认罪等方面,提出了很好的指导意见。”周靖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在熊才祥案开庭前几天的预演中,李晓宝发现公诉团队打算让一名检察官讯问多个被告人,便建议改成每位检察官按事先分工负责审查的具体犯罪事实,分案由进行讯问,这样每名被告人就要面对好几位检察官的讯问。 

    “庭上讯问是我们作为公诉检察官的基本职能。”她还强调,公诉人在法庭上应牢牢掌握讯问的主动权。这些意见都被公诉团队采用,在庭审中获得了良好效果。

     采访中,提及黑恶势力侵害普通市民的嚣张行径,李晓宝眉头紧锁;谈到弱势群体的遭遇时,这位从小山村里走出来的女检察官为之动容,甚至红了眼圈。

     在李晓宝眼中,能够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人生中难得的机遇。她觉得,办理涉黑涉恶案件时应当有一种责任感、使命感,“只有让这些人得到公正的处理,这个社会才能更加和谐、安定”。

■链接

湖北鄂州熊才祥团伙涉黑案案情回放

    1994年至2004年期间,熊才祥为承揽建筑工程,邀约陈浩军等人多次实施针对竞争对手的故意伤害行为,逐步形成恶名。

    而后,熊才祥纠集其他社会闲散人员,通过实施“20069月砍伤周某某案”“20074月华堂景苑聚众斗殴案”,恶名更甚,同时逐步形成组织纪律,并确立了该组织的强势地位。以熊才祥为组织、领导者,以郑槐彬、骆永刚、陈浩军等人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逐渐形成并壮大,成员多达30余人。 

    该组织通过实施一系列强迫交易、敲诈勒索、聚众斗殴、绑架、故意伤害、非法拘禁、串通投标、开设赌场等犯罪,并非法放高利贷,聚敛了巨额钱财,称霸一方,严重破坏了当地社会治安和经济秩序。

作者:

上一篇新闻:
下一篇新闻:武穴市检察院快速批捕一非法采矿恶势力犯罪集团 并牵出背后“保护伞”

全省检察院网站链接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微信